中文注册 登录
金色年华|知青|文艺|战友|论坛|兵团|网站 返回首页

lisen的个人空间 http://50.shart.cn/?7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岁月留痕:(二十二)火炕

已有 1417 次阅读2013-7-16 16:53

        深秋约几个朋友到哈尔滨近郊的帽儿山去玩儿,住农家院,吃农家饭,远离喧闹的城市,体验一下大自然的清新,感受一下乡村的味道,真是一件惬意的事。谁知刚到目的地,早晨还是阳光明媚的晴朗天气,转眼间阴云笼罩,紧跟着秋雨淋淋而下。因我们穿的衣服不多,顿时感觉牙齿在不由自主的直打惨。我们急忙跑进一户农家,主人极热请的接待我们,我边拿出毛巾擦去头上的雨水边坐在了炕边,顿时覚得屁股马上感到热了起耒,“呀!火炕,是火炕”大家不约而同的都爬上了炕,有坐着的,有躺着的,有趴着的,真舒服呀!我躺在火炕上烤着后腰,又一次把我的思绪带回到了四十年前的兵团生活......

       记得六八年我们刚到五十团十八连时,睡的就是火炕,男生大宿舍是两溜南北对面的大火炕,火炕上面铺着炕席。每条火炕可以睡十七、八个人。 睡在火炕上刚开始还真没感觉到它的优越性,可是到了冬天,大雪纷飞时,外面是冰天雪地彻骨的寒冷,干了一天活的我们在火炕上睡上一觉真是美死了,既暖和又解乏。我还记得当时连队流传着一个笑话,一个上海的女知青在给父母写信时因字迹潦草,将“火炕”写成“火坑”。她妈接到信一看就哭了:这北大荒也太荒凉了,没有床你搭个铺也行啊,干嘛要睡坑里啊,睡坑里也就罢了,还是火坑,睡着了不注意滚到火边燎着咋办?于是,赶紧来信询问,差点没来兵团亲眼看看这“火坑”。那时刚到十八连的有上海、天津、北京和哈尔滨的知青,一天晚上大家像往常一样正准备睡觉时哈尔滨知青们突然兴奋起来,互相仍起了枕头,在炕上打闹起来,当时的哈尔滨知青年龄都比较小,谁也不服谁,越打越兴奋,又蹦又跳又扔枕头,闹的整个大宿舍的人谁也别想睡觉了,都坐了起耒看热闹,有的人还不住的喊:“别闹了!别打了!别把炕踩塌了!”打闹了一阵,还好炕没踩坏,可能是闹的有点累了,一个一个都倒下睡了,灯也熄了,慢慢地大家都进入了梦乡,我似睡非睡,听着不断地传来远近的呼噜声......突然北京战友王盘军跳了起来,不住的大喊:“烫死我了!”,我也闻到一股烧焦的味儿,打开灯一看原来是褥子烧着了,我和陆肇文、廖晓淇等人光着脚,也顾不上穿鞋了,急忙用盆里的水把烧着的褥子浇灭了,整的满屋子都是烟。王盘军惊恐地站在炕上,边拍着屁股边报冤地说:“我原以为炕头最暖和,没想到热的过了头,都快把我的屁股烧着了......”,于是立刻引起大伙一阵哄堂大笑。原来盘军睡的位置是在烧炕的炕洞上面第一铺的位置,是当晚柴禾烧的太多了。当时,我们知青的裖子不少都有被烤糊的痕迹。所以,我使终都不敢睡在炕头。

      我在十九连学校初中班当老师时,经常抽空到学生家去家访。一个周日的上午我到学生王xx家,正赶上他家在盘火炕,我也就脱了上衣帮着干了起来,因为我从来没干过这活所以边看、边学、边干,亲眼目睹了这火炕的构造及盘法。 火炕是由炕面、炕洞、烟道及炉灶构成。炉灶要好烧,火炕要热,首先在盘上下功夫。学生家长老王和我边砌炕洞边唠嗑,使我知道了这盘火炕还真有不少技术和学问。首先这炕的高度必须要比锅台的高度高,因为火苗和烟都是往上走的,一般搭锅台用7层砖或土坯,那搭炕就得用8层砖或土坯,如果不按这个结构来设计,那这个灶台肯定是会倒烟,火炕肯定不会热的。炕洞盘法还有串联式和并联式之分,串联式就是烟洞是直的,从炕头一直到炕梢儿;并联式则是将炕洞弄得左拐右拐的没有规则。后者散热均匀而抽风差,前者则相反。炕面用料要结实、平整。若不平整,在抹炕面泥时就会不匀,还容易犯风灶坑不好烧。最后用麦(或稻)渣子泥抹平整。一般的火炕都至少要上两遍炕泥,头一遍是为了找平,第二遍是为了抹光,第一遍炕泥烧干后再上第二遍泥,两遍炕泥烧干后就可以铺上炕席睡觉了。老王说他家现在不用炕席了,是用造革来铺炕,用造革好擦、干净、美观。

      转天的傍晚老王让孩子叫我到他家喝酒,一进外间屋首先看到灶台的大锅里咕嘟咕嘟的炖着小鸡,灶台一侧有个小风箱,小妺妺正在用力的拉动风葙,哪灶堂里的火苗便呼呼地直舔着鍋底,烟則直接通过灶膛壁上的小洞眼抽到火炕里,火炕便慢慢地热了起来。我想这一天里,只要烧水做饭,那炕就始终是热的,一宿也不会変涼。尽管室外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可屋里却是温暖如春。老王夫妇很热情的招呼:“老师赶快上炕,坐在炕头热乎”,农村习惯来了客人要往炕头上让,我也不客气的脱鞋上了炕,因怕热没敢坐在炕头,便坐在了背靠窗户的位置,炕桌上早已备好了酒菜,于是我和老王边喝着小酒,话题却始终也没离开这火炕。老王说:“李老师,我这人性格向来直爽,干活七吃咔嚓,你看我盘的这炕就通畅不憋烟,后院那老赵头一天到晚吭吭哧哧、憋憋屈屈的,甩(水)裆尿裤的,他家盘的炕也隨他人似的就是不行,烧起火来憋烟,烟从灶台向外窜,呛人不说,火炕干烧不热,哈哈!”我听着暗自好笑,这炕好烧不好烧,难道还和盘炕人的性格有关吗?“李老师来喝酒,喝酒,”老王边说边招呼着,我端起碗喝了一口,他接着说“我每天收工后,只要回家坐在这热呼呼的炕上,和老婆孩子们围在一起,吃着晚饭,那一天的疲劳就全没了,尤其是一宿用热炕头去烙烙那疲惫的腰身和酸痛的筋骨,真是舒服死了!”。我边听边想这可能就是中国农民常言的“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最高享受吧!......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自回到城里就再也没睡过火炕,如今年岁也大了,腰腿自然不是哪么舒服,要是还能够在火炕上享受一番哪该有多好呀!我有时真的很怀念那时的兵团生活,尤其是那诱人的火炕......。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站点统计|手机版|本网由中国918爱国网提供免费空间和技术支持 ( 沪ICP备05012664号-3/-9 )
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

GMT+8, 2019-8-20 10:25 , Processed in 0.03598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yeei!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