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知青|文艺|战友|论坛|兵团|网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公告】本程序为网站2017年7月19日前的老程序,保存了2010年11月4日以来的数据资料,仅供浏览,新程序请点击此公告登录,谢谢!
查看: 3247|回复: 10

真爱 黄建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27 20: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爱
                         【一】爱无悔
    人们常说:人生一辈子都离不开一个“缘”字,你一生走来好像一切的一切都是老天的安排,命中注定。谁也不会想到我们毕业后会到遥远而不太熟知的黑龙江,谁也不会想到去了黑龙江竟然还能返城,而我更不会想到一位当地的姑娘会成为我的另一半,这大概就是缘分,也是命中注定吧!

    1976年一批76届的当地毕业生被分配到了连队,那年我在143排当排长,我们排被分入三名男学生,三名女学生,那年他们18岁,当地学生和我们刚下乡时差不多,干农活怎么也赶不上趟,铲地,割黄豆,老职工到地头了,他们还在地中间,一拉就是半条垄,每次我都要组织大家把他们接到地头一起休息,尤其是小名叫孟丫的【孟凡艳】,圆圆白净的脸上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梳着两条乌黑齐腰的辫子,她秀丽端庄,朴实大方,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论姿色她在六合屯可算数一数二。我和她接触时间虽不长,但从她的言行举止上,透露着女人温柔贤良的美德,她天生丽质但从不矫揉造作,她是家里唯一的独生女,但没有一点娇生惯养的习气,家务活全靠她一个人承担,我去过她家几次,虽说是两间土房,但走进屋里给人一种清新舒适的感觉,从外屋到里屋,地上炕上乃至家具,锅碗瓢盆,都安置的井井有条,干干净净,洗衣服做饭,踩缝纫机做针线活,她样样都行,而且手脚麻利。唯独干农活她一点也不行,不是掉队,就是完不成任务,我每次见她拉后,都会去帮她,久而久之她也自感不好意思,主动提出了帮我洗衣服补裤子,长此以往的相互关心,彼此间就产生了对对方的暗恋和爱慕之情。说到谈情说爱,我这个人由于是魔蝎星座,即使有了对对方的那种感觉,却不善于主动出击,虽说心里有那份念想,但话到嘴边却难以启齿,但作为女人就更不会主动向男方坦言了,由此,彼此之间只能是心照不宣,将对对方的爱埋藏于心底,要不是有心人牵线搭桥,我们至今仍可能是天各一方,一辈子只能抱憾终身去暗恋对方。
    到了1978年的秋天,在一次掰苞米的劳动中,我们排的女职工董淑芬{小名:小芬}和我在一起掰苞米,一边掰着一边就和我谈起了我和孟丫的事,“黄排长我问你个事,你是不喜欢孟丫?”“没有的事”, “别装了,我看得出来你对孟丫特别关心”,“我对谁都一样,哪来什么特别关心啊,再说人家孟丫不是已经有对象了吗?”我一边不好意思的敷衍着对方。一边又试探着了解孟丫是否已经有了心上人。“没有的事,是有人介绍过,但孟丫没答应,我老舅母也不同意,{老舅母指孟丫的母亲}我早就看出你俩好,如果你同意我就找我老舅母和孟丫说去,”我忙说:“不行,不行,人家孟丫的父母不会同意找知青的,千万别去说。”当时我嘴上虽这么说,可心里还真巴不得她去。“没事就看你同不同意吧”?我还是那句话“不行,不行”不好意思的推托,“别不好意思了,说好了,就这么地,我今晚就说去”,我再也没有说不行。次日我们依旧来到苞米地上班,小芬打老远见着我就喊,“黄排长你等等,”我停下步,只见她满面笑容的朝我走来,“我昨晚去了,一说你俩的事,我老舅母就满口答应了,孟丫也愿意,好了,今晚我把屋子腾出来,晚上六点你们俩在我家碰个面,”“诶呀,这事整的,你还真去问了”?我故作姿态的说,“怎么你还有啥想的?人家孟丫长的漂亮不说,她家条件在咱六合屯也是数一数二的,再说,我老舅母是个明事理的人,在咱六合屯当家属队队长,那个不佩服她,东西两屯谁家有红白喜事都少不了她,我老舅就是能喝点酒,有点倔脾气,但大情小事都听我老舅母的,我老舅家人缘可好了,人孟丫是独生女,虽说有个小老弟,但毕竟是抱来的,你过去人还不把你当儿子看啊,亏不了你。”“看你说的,好像我图她们家什么似的。”“好了,不说了就这么定了,晚上六点准时到我家,一定要去哦。”说完,小芬干活去了。到了晚上我洗漱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静候这人生第一次和心上人的约会,我们知青宿舍离小芬家很近,就隔一条大道,走过去也就几分钟,心想第一次约会,既不要早到也不要迟到,我掐着时间,到了五点五十五分,才离开了宿舍,秋天的北大荒五点以后天已经黑了,不过,那天大概是初十以后的日子,恰逢天气晴好,月亮当空,我在月光的陪伴下,怀揣激动的心情来到了小芬家,那天晚上停电,屋里点着蜡烛,窗户上挂着窗帘,我轻轻的推开屋门,心想不知道孟丫来了没有,当我走进里屋,看到孟丫已经坐在炕沿上等着我了。那天她身穿一件草绿色的军装,没有刻意的化妆,保持着她那原有朴实大方的自然美。烛光之下她双颊晕红,一双清澈的眼睛凝视着我说了声:“来了,黄排长,”她还是像往日一样叫我黄排长,“你啥时到的?”我接着问了一句,“刚到不一会”,一时间我全明白了,她竟然来的比我早,说明她心里还真的有我。那天我们谈的很多,也很开心,她问了我一些上海家里的事,,比如:上海的父母能接纳我吗?知青一旦返城了你怎么办?等等------。我都作了回答。并保证:“我既然决定和你在一起,今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对你负责,不离不弃”。她撒娇的说了一声:“真的!我才不信呢”。我郑重其事的跟她说,“你不信是吧?我这个人说到做到,言而有信,时间会证明一切的。”第一次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彼此依恋有说不完的话,一种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和幸福感油然而生。时间如穿梭一般,一晃两个小时过去了,为了不让我未来的岳父岳母着急,我只好将美妙而幸福的时光留着“来日方长”。“今天我们就到这,早些回去休息,二老还等着听你的汇报呢。”

    打那以后知青和老战友都知道了我们的事,也就在我和孟丫确定恋爱关系不久,知青返城的浪潮席卷而来,连里不少战友都办起了病退,和我要好的一些兄弟都问我:“你真的要和孟丫结婚吗?人家都在搞病退返城,你就不打算回上海了?这是一辈子的事,你可要想清楚哦?你和孟丫又没结婚,走也就走了,考虑那么多干啥,人家孟丫又不是找不到对象。”兄弟们一连串的问话,充满了对我的不解,话虽说的在理,但他们没有从良心和道德方面为我考虑,确实,我走了孟丫不会找不到对象,可我能为了自己一走了之,不顾她的感受吗?,这么做置孟丫于何种境地,她以后又将怎样去面对老乡们的闲言碎语。上海是我的家乡,是中国最繁华的城市,说不想回去那是假话。面对心爱的未婚妻和充满诱惑的上海,我必须做出选择。没多久上海家里也来信了,我爸为了我硬是拖到62岁才退休,总算盼到儿子能回上海接班,心里别说有多高兴。可当我接到这封信让我回上海顶替,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那几天我辗转难眠,心事重重,当时我的一个决定,将会给我和她未来的一生,带来不同的命运和结局,想到这,一种种假设在我的脑海中不停的闪现:“不顾道德,放弃孟丫违背誓言,这不是我的品行。先结婚,然后我一个人回上海,两地生活,又考虑将来有了孩子户口不能随我不好办。一起回上海,在计划经济的年代,什么都要票证,到了上海老婆孩子没有户口,还要占用家人的定量,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很难”,思来想去,要想求得婚姻美满,家庭幸福,最好的办法只有放弃回城,继续留在北大荒。后来孟丫也知道了我爸的来信,她理解老人家的心情,看到150多名知青陆陆续续离开连队返城,虽说对我有太多的不舍,但她还是决定劝我离开她,一天下午,她趁爸妈上班走后,家里就剩我俩时跟我说:“我们分开吧,你不要顾虑我,就当是朋友一场,回上海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是你一生的大事,只要你回到上海后还能记得我就行了”。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已经湿润了,我说:“别说了,我已决定了放弃回城,永远陪伴你在一起”,听我说完,她再也控制不住已湿润的眼睛,泪水哗的一下子躺了下来,扑到我的怀里哭了起来。后来听说我岳父还埋怨我岳母:“就你办的好事,我说知青留不住吧,你偏不信,现在怎样,人家里来信了”。我岳母面对此事时,很是淡定坦然,她不仅劝我回上海,还托家属队的其他领导来劝我回城,我被我岳母明事理的举动所感动,更加坚定了留在北大荒的决心。接到父亲的信后,我用了一整天的时间,认真给父亲写了一封“关于我和孟丫以及决定放弃顶替,准备带着他们未来的儿媳妇去见他们二老”的信。父母接到信后,对儿子为爱而不负情缘表示理解,并回信同意我带孟丫去上海见他们。接到父亲的来信,我和孟丫悬在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如释重负的放了下来。
    说到回上海见父母还有这样一段故事,那年回一趟上海路费要花去一个多月的工资,虽说我岳父家条件不错,但我还是决定要省下这趟路费。为了此事我特意找了由我连调到28方畜牧连当副连长的王炳志,让他帮我安排去广州送牛的公差,王连长是我的好友,听说我俩的事,二话没说就同意了,这样我去广州属于公差可以报销,我的探亲假就可以留给孟丫享受。{现在想想那时的人还是穷,第一次带媳妇见公婆还要考虑路费,}就这样我先于孟丫十天离开了连队,十天后她随我的战友一起回上海。为了省这趟路费,我经历了从丰收28方徒步赶牛到拉哈,在闷罐车上和老牛足足呆了七天七夜的艰苦旅程。
完成送牛任务后,我先于孟丫早一天到了上海,次日她在战友们的陪伴下也顺利抵达了上海,孟丫是个很乖巧的女孩,一见到我父母就爸、妈的叫,在上海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忙着帮家里做家务,空下来就和爸妈聊家常,说说黑龙江的事,一点也没有陌生感,老爸老妈看到媳妇既俊俏又懂事,心里那份对儿子的不舍已是荡然无存,我兄弟和姐姐也很赞赏未来的弟媳和嫂嫂,互相之间都很说得来,虽说放弃顶替有些遗憾,但家里人对我的选择给予了理解和支持。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个月里家里给我买了家具等生活用品托运去了查哈阳,这一个月里战友们纷纷来我家,其中有的病退有的顶替,再也不用回到北大荒,我看得出他们那时是那样的充满幸福感,而想到我还要继续北大荒的生涯,告别战友和亲人,难免有些不舍,但想到我不久将会有自己的家,有着陪伴我一生的爱人,感觉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虽说离开上海的那一天,告别父母兄弟姐姐也如以往探亲时有着离别之痛,可到了黑龙江我岳父家里,看到左邻右舍的老战友都来热情的问候,那份离别家乡和亲人的思念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也就消失了。
    返回连队后,知青宿舍已成了空房,食堂停灶了、水房熄火了、篮球场上、知青宿舍的喧闹声消失了。仿佛昨天还是欢声笑语,今天却见人去屋空,一切就象发生在一夜之间,昨天和今天居然成了另类世界,真可谓:来时快、去也快。也就从那时起我把所有的一切都搬到了我岳父家。当时连队领导和当地老乡对我留在 北大荒的举动很是敬佩 ,那年14连的领导为我解决了婚房,亲属和乡亲们忙着帮我筹备婚事,一时间我好像成了明星一样,想想也是,14连知青中和当地姑娘结婚的就我一个,150多名知青走了,我成了唯一的光杆知青,受到领导和老乡的额外关心也就不足为奇了
1979年五月一日,按照当地的习俗,我们举办了婚事,在农场举办婚事虽说少了大城市的气派和风光,但有着浓浓的乡土气息,
结婚那天婆家戚有我近在哈尔滨的叔叔婶婶,还有十四连的领导班子。娘家戚可就多了,除了亲戚以外、六合屯的老乡几乎都来贺喜。那天酒席是在露天院子里撑起苫布作为宴会厅,老吴头的平板马车成了接新娘的专车,在主持人宣布婚礼开始的一瞬间,鞭炮声、乡亲们的贺喜声响彻了六合屯的上空,酒席是一拨又一拨的从中午吃到了晚上。那天婚事办得很圆满,但高兴之余却留有一分遗憾,遗憾的是由于路途遥远我的父母兄弟姐姐不能前来参加我的婚礼,知青兄弟姐妹们返城回了各自的故里,不能来见证我的婚姻,虽说我完成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心爱的妻子,不过想起还要继续和上海的亲人天各一方的牵挂和思念,再也不能如以往一样同战友们一起朝夕相处的生活和工作,心里不免有一种凄凉之感,说实在的我从心底里羡慕兄弟姐妹们又成了城里人,而我仍将要在北大荒生活一辈子。但看到深爱我的妻子,想到不久会有自己的儿女,心情也就自然安泰,既然自己选择了为爱情留在了北大荒,就不该患得患失,应该好好的面对生活和工作,为家庭承担起责任,为农场的事业作出贡献,
    婚后第二年,80年2月9日,妻子临盆了,冬天的北大荒天寒地冻,屋外的温度达到了零下30多度。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当爸爸了,我高兴的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为了能使妻子能顺利生产,我忙着在外屋烧水,烧炉子,那天炉子被我烧的汪汪的,只听扑哧、扑哧火苗一个劲的往上抽,炉筒子通红通红,室内温度达到了30来度,我岳母找来了14连有名的接生婆【老陈太太】,邻居大婶,大娘们听说了也来帮忙,下午2点40分在妻子的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中,哇的一声,一个小生命终于诞生了。“是个丫头片子”只听老陈太太在说,我赶忙进了里屋,看到母女平安,紧张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由于在家生产,也不知道女儿生下来几斤,我只是拿手掌量了一下,足有三那之长,估摸一下至少有八斤不少,女儿生下来很健康,也活泼可爱,取名【黄慧】。家里添了孩子,我们的生活就更多了一份甜蜜和幸福。

                                      【二】也说返城
    知青走后,农场各个岗位人手奇缺,学校少了老师,医院少了医生,生产少了劳力,一切都得从头开始。那年我在十四连当统计,虽说只有小学文化,但毕竟也算是大城市来的知青,当时由于人才匮乏,领导对留下来的知青特别重用,我除了专职统计工作以外,写报道、出板报、会议布置、生产检查、劳动评比等等-----,我都担了起来,一时我成了连长和指导员的左膀右臂,一个人要顶好几个人的工作,忙的不可开交,经常很晚回家,但无论我多晚回家,我岳父母和妻子都要等着我回来一起吃晚饭,【除非我事先告诉他们】家庭的温暖以及夫人的理解和支持,给了我一心做好工作,积极向上的动力。由于工作上的出色表现,引起了领导的重视,不久在上级领导的信任和提拔下,我走上了领导岗位,81年我被调到13连任支部书记,84年初由查哈阳农场党委任命为丰收分场党委副书记【主持党委工作】84年底又被调到海洋分场任党委副书记。我讲当领导这个过程,并不想炫耀自己,自从当了干部,我一直在想,我能走上领导岗位,其一是家庭对我的理解和支持,其二是当地领导的培养和信任,其三是得益于知青战友离开农场少了竞争,才给了我机会。假如知青没有返城,我未必会有这样一段经历。
    说起返城,也是一次而然的机会,1988年我在海洋工作期间,在一次接待上级下派的整党检查组时,巧遇一位和我一样没有返城的上海知青,据他透露上海有政策可以接受离婚生活困难的知青回沪,他说:“我已经在办了,马上批下来了,”我问他回沪理由,他说“就说一个人带一个孩子生活困难即可,不过只能通过劳动局以工人的身份办,干部是不能办的”。听到这个消息,八年前的返城梦在我心头燃起,想想现在政策变了,外地人都进城打工了,我们此时回上海生活工作又有何难,抱着这种想法回到家和夫人说了此时,我说:“凡艳【婚后我不再叫孟丫】现在上海有新的政策,我想带你和孩子一起回上海怎么样?”她不解的问:“能回去吗?”我把事情经过和她一讲,她居然高兴的同意了,我说:“前提是我们要办离婚,你怕不怕?”“我才不怕呢,你要想甩我,八年前就可以,何必拖到今天呢。”我确信她对我坚信不疑。“那你去问问爸妈同意不,”当晚她就去问了回来告诉我,“妈妈同意,只是爸有些犹豫,怕假戏真做”。我说:“你去告诉他们放心,等我们回到上海,生活工作都有了着落,把他们也接去上海”。最终全家达成了统一。不久我通过总场劳资科向上海徐汇区劳动局发去了请调信,头一次我通过关系开了离婚证明,但没有通过,上海劳动局要求必须是正式离婚,当时我们一起办的有13名知青, 13名知青都是以离婚的理由返城,一时引起了上海徐汇区劳动局的怀疑,为了解事实真相,上海方面还特派专人前往查哈阳调查此事,当时我代表13名知青在农场招待所会见了上海来的一位姓高、一位姓管的同志,我向他们反映了想返城的理由:“由于农场近几年改革遇到困难,目前为止已经有三年发不出工资,我当领导生活还不成问题,粮米,油盐,烧煤都能赊账,但其他当工人的知青兄弟姐妹们,没有了工资收入,生活就发生了困难,当年我们这些人留下来,就决心在北大荒扎根一辈子,没有再想过返城的事,而如今没了经济来源,连起码的生存都难以保证,这才又打算想着回上海,而上海劳动局要求返城的条件是:一个人带一个孩子生活困难才能接收,无奈之下,要想返城只有离婚一条路,何况离婚也是法律允许的,这就是我们想通过离婚返城的事实,你们可以找总场领导了解情况”。高,管两位同志听了我的陈述后深表同情, “你们的情况很特殊,如了解下来正如你们所言,我们回去以后一定把你们在查哈阳的处境,如实向领导汇报。”第二天高、管两位同志向总场领导了解情况后,找到我说:“你们反映的情况属实,我们明天就回上海了,到上海后我们会及时如实的向领导汇报你们的情况,”第三天一早我去客运站送他们,临上车前管同志还嘱咐我,“你最好把情况写成书面材料,寄给上海徐汇区和市劳动局,这样能引起领导的重视。”就这样他们带着同情的心走了。我遵照管同志的嘱咐,把我们为什么大返城时不回去,现在又会想到返城的理由,详实的写了材料寄到了上海徐汇区和市劳动局。不久我还亲自为了返城的事去了上海,到上海我找了当时在区劳动局任仲裁科科长的昔日战友【余正湖】,他见着我就说:“局里本来是要派我去的,后考虑我是查哈阳出来的,派我去不太合适,就派老管他们去了,你们的情况局里已经了解清楚,你写的信也得到了领导的重视,我可以告诉你,局领导已经默认了你们的假离婚,有意接收你们回上海,但前提必须是要办正式离婚手续,你回去就办,办好了再回来,把正式的离婚证交给我就行”。听了余兄透露的信息,我当时激动的无法用语言表达,只是一个劲的说:“谢谢、谢谢”!回到家我赶忙把事情经过告诉了父母,父母得知儿子、媳妇、孙女即将回到上海,犹如做梦一般:激动的说:“真是谢天谢地,儿子啊,以后千万不能忘了人家【余正湖】哦,人家帮了你这么大的忙要一辈子记着。”“爸妈放心,人对我好,我一辈子不会忘”。第二天我买了火车票,给夫人发了电报,归心似箭的巴不得马上能回到农场。
    到了农场家里,那天家里人很多,左邻右舍都来打听我这次去上海办返城的事,,岳父、岳母、夫人、孩子看着我满脸喜气的样子,心里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了,一个劲的问我:“怎么样?办成了?”我说:“现在就差一张离婚证书,只要有了正式的离婚证,我们就可以办回上海了。”一时间全家人都为此高兴,尤其是我那女儿一听说能回上海,一个劲的拉着我说:“爸爸那以后我们就成上海人了”。“是的,不都是为了你的将来啊,到上海要好好读书,听爷爷奶奶的话,”“嗯,那姥爷、姥姥去吗?”孩子乖巧的问,“也去,等我们到了上海,工作,住房都安排好了,爸爸再回来接姥姥、姥爷,我们全家一起在上海,永远不分开。”此时岳父坐在炕上一个劲的抽着旱烟没有吭声,岳母听了我这一番话会意的说:“这孩子啥都少不了你”。
    第二天我和夫人一起去了总场乡政府,乡政府的办事员大多认识我,见我和夫人进去,好奇的问:“黄书记你怎么有空到这来啊?”,我直率的说:“今天是为我和夫人离婚而来”,大家听了一时都愣住了,不解的问:“真的还是假的啊”“当然是真的了,接着我就把来乡政府的意图告诉了他们,大家一听说我是为了回上海办假离婚,都表示理解和支持,有的说:“上海大城市总比咱这土鳖地方强,回上海好,人往高处走吗,我们要是能去我们也去”。还有的和我夫人开玩笑说:“大姐,你可要想清楚哦,这离婚证一开,可是真的哦,将来姐夫把你甩了,我们可不负责任哦”。我夫人很自信的说:“甩了就甩了,甩了大不了再打回老家呗”。大家被我夫人幽默的回答引得哈哈大笑。
    那天离婚协议是这样签的,离婚理由是:夫妇双方感情不和。离婚以后财产的分割和子女的归属问题是:女儿黄慧随男方,家中所有财产归女方。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双方在各自的离婚证上按了手印,一张受法律保护的离婚证,就这样到了双方的手里。在拿到离婚证的一刻间,双方没有一丁点伤痛之感,而有的只是万分的激动,心想就凭这张证,我们的家就能符合政策迁回上海,不久我将要带着夫人和孩子回到我魂牵梦绕,日夜思念的故乡,实现人生的又一次转折,此刻能不激动吗?
    为怕夜长梦多我抓紧时间再次回到了上海,这次我还是如往常一样出于礼节带了一些薄礼去了战友【余正湖】家,余兄见我到家,客气相迎,便问我离婚证带来了没有,我忙说:“全搞定了,这次可是真的离婚证,”“好了,有了这张证你就是上海人了”。他很肯定的跟我说,“我明天上班就送上去,你等我消息。”不久我和孩子的户口迁移证就到手了,拿到户口迁移证,我赶紧买了火车票,还买了20斤糖果,即刻返回了查哈阳,到了农场家里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和夫人一起二进乡政府,到了乡政府大家看我们又来了,赶忙问我:“办好了吗”?我二话没说把从上海带来的糖果往办公桌上一撒,并郑重的说:“今天我和夫人二进乡政府,首先感谢大家对我返城的理解支持和帮忙,其二,我们今天来是复婚的,今天又是我们结婚的喜庆日子,请大家吃喜糖”。大家为我们能办回上海,为我们的复婚而高兴,边吃喜糖,边为我们办了新的结婚证书。
    时不时我在想,我这一生还真有点戏剧性,一生办了两张结婚证,一张离婚证,虽说也算二婚,不过都是同一个主,虽说几经周折,大返城时没有回去,但最终还是如愿以偿,叶落归根,好像命运跟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一样。
    正当我们欢欢喜喜的忙着筹备回上海定居之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是1988年的冬季,我岳父大概是见我们要回上海,一时由于上火,嗓子哑了,一开始误以为是感冒造成的,但没成想,过了一个月也不见好,为了确诊到底是什么病,我岳母让他去齐市找我舅姥爷,帮着到医院去诊断,两天后他回来了,一进屋我就看他精神萎靡,觉得不对,问他诊断结果,他拿出诊断书让我看,可我也看不懂,只能问他医生怎么说,没想到他尽说出诊断结果是【喉癌】,一时家里人都被惊呆了。“怎么会这样,不行,明天我就陪你去齐市,等把你的病治好了我们再回上海,”我果断的作出了决定。第二天我和夫人陪同岳父去了齐市,到齐市五官医院,主治大夫向我介绍了病情,大夫说:“此病必须抓紧手术,只要摘除声带,癌细胞就能彻底清除,生命就能保住,不过将来吃饭和呼吸要分道而行,最大的缺憾就是将来不能说话,这一点你们要考虑和病人沟通,然后如同意,家属签字就可以手术。”听完大夫的建议,我就去做岳父的工作,没想到老爷子说什么也不同意,“不行,全切的话将来我说不了话,就你妈那脾气那还了得,”他的意思就是:不能说话将来得受我岳母的气,没想到他此番还会有这种想法,我接着劝他:“咱们现在要考虑保命要紧,那还能有这种想法。”他仍然坚持说:“不行,你好好跟大夫说说,求他们帮忙切干净就行,”老爷子固执的脾气搞得我左右为难,我只好和夫人商量,夫人一时也蒙的拿不了主意,后来我舅姥爷说: “按你爸的脾气,我看还是听他的,要是你们签字全切,将来他不能说话准的怨你们一辈子,跟医生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切干净。”为了尊重老人家的意愿,我再次找到主治大夫说明情况。大夫说:“可以是可以,但不保险,尽力吧。”为了手术成功,手术前一天我还专门找了主治大夫和院长,在齐市百花园饭店,花了一千元摆了一桌,其目的是想让大夫重视,保证手术成功。主治大夫也表态一定尽全力做好手术。当晚主治大夫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你们谁代表在手术协议上签字,”我说:“就我来吧”当我拿起笔的一瞬间,心里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么切能保证癌细胞不转移吗?但又出于无奈,只能按照老爷子的要求签了字。第二天手术如期进行,我和夫人在手术室外足足等了四个小时,祈祷老天保佑,手术成功。手术结束后,主治大夫把切除的如菜花般的癌肿瘤给我看了,我问他怎么样?他说:“能看到的部分都切除了,估计问题不大”。两个月后岳父康复出院,我们也准备回上海了,就在走的前一天全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我岳父用手抚摸着脖子右下侧对我说:“建忠你摸摸这是啥”我一摸似黄豆粒一般的硬块,我说:“没事,那大概是淋巴结,哪有那么快转移的,别瞎想了。”我安慰着说,但心里确有一种不祥的预兆。
    第二天我们还是如期踏上了回沪的征程,88年8月18日我和孩子的户口终于落到了上海。到了上海虽说爸妈欢喜,但那时条件还很艰苦,家里仅有两间房,一间给了弟弟,我们和爸妈住一间房,一个4尺半的大床我和夫人睡,女儿在地上搭了个地铺。到上海的工作,在黑龙江时就想好了,向街道申请批一块闲地,搭一个商亭,开个杂货店,这样夫妻二人的工作也都解决了,街道领导根据我们的情况,同意在我家附近41路公交车站旁搭建商亭。那段时间我一边忙着筹备搭建商亭的材料,一边申请营业执照。那时批个营业执照和其他证照要等很长时间,等到商亭建好了,所需的证照还没有批下来,一时间在上海暂时没有收入,靠爸妈那点退休工资养我们,我于心不忍,我决定趁着空闲的时间,批一些自行车雨衣到街上摆地摊,这样每天也有3、40元的收入,在88年的时候这些收入比工人上班工资还高,靠自己的双手挣钱,我即欣慰又满足,想想我在查哈阳当科级干部,一个月的工资只有80来元,我摆两天地摊就能挣来一个月的工资,这做生意还真比当官强多了,虽说那时做生意被人瞧不起,但我一点也没有感觉低人一等。在摆地摊的时候我还遇到过昔日的战友,但我没有一点自卑感,想想从北大荒能返回上海这就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以后的日子只要勤奋一定会越来越好。
    89年九月商亭的一切证照都办下来了,我们的夫妻老婆店也终于开张了,我们开店的本金当时只有七千元,3500元买个冰柜,剩下3500元加上家里父母兄弟借的1000元共4500元进货,由于资金不足,我只能少量进货,头一天开张虽说店面不大,但也举行了开张仪式,放了鞭炮以示吉祥,左邻右舍见我们的小店开张,都来捧场,我记得很清楚第一天的营业额仅174元,按当时的利润百分之20计算,毛利是34.8元,半年以后我们的生意随着进货量和品种的增加,营业额节节上升,95年前每天的营业额平均能达到近2000元。
    正当我们的小店蒸蒸日上的时候,90年七月我岳父给我发了电报,说要来上海治病,到的那天我去车站接他,看见他从车上下来,我惊呆了,只见他右脖颈靠肩膀处长着一个如拳头般的瘤,想起从农场回上海的前一天他让我摸的那个如黄豆般的硬块,我明白了,那个硬块确实是癌细胞的转移,但没成想一年多的时间尽会长那么大。岳父到上海的第二天,我用自行车驮着他去了肿瘤医院,大夫一看直摇头说:“怎么长这么大了才来看啊”我问大夫能不能手术,大夫说:“手术是可以,但动了这,哪儿长,你有钱的话,大不了扔掉两台彩电,如没钱我还是劝你不要动,动了,钱也是白扔,我介绍你到漕溪北路地段医院找一个叫【王松青】的大夫,他有治癌症的偏方,你可以找他试试。”听了大夫介绍,我们离开了肿瘤医院,去了地段医院,到了地段医院我找到了【王松青】大夫,他一看也摇头说:“太大了,不太好办,只能试试,”随即王大夫给开了“狼毒”的中药,并告诉我用“狼毒”煮鸡蛋,一天吃两个,吃完了再来。吃了一个月的狼毒中药,岳父的病也没见有什么好转,药吃完后,我又陪着岳父去了地段医院,这次王大夫提出了给打一针德国进口的化疗针试试,没想到一针下去,原本白色的瘤变成紫色的了,原先那瘤疼起来吃两片安乃近就能止住,现在吃四片也不当事,此时我岳父感觉危在旦夕,向我提出了要回查哈阳的打算,并和我交代了后事:“我这个病看来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我得赶紧走,我不能死在上海,往后你妈、凡艳、还有小盈利【指我小舅子】就全靠你照顾了。”我说:“不要瞎想,不会有事的,说不定疼过这阵也许好了,家里的事你就放心,我会承担起来的”。我边安慰边向他表了态。就这样他带着病痛离开了上海。到了来年一月,家里来电报说老爷子不行了,让我们赶紧回去,听到老爷子病危,我即刻把店关了,带着一家三口赶赴查哈阳。到了查哈阳丰收的家里,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老爷子尽坐在炕上,精神还很好,我岳母见我们就说:“你爸头几天已经不行了,人风水先生已经让穿衣入殓了,没成想他又活过来了,这不听说你们来了,精神又好了。”那几天我岳父像是回光返照,举止言行如常人一般,别人打麻将他还能在后面支招,真是不可思议,只是脖子上的瘤比在上海时又大了许多,时不时会疼痛难忍,每隔2、3个小时要打一针杜冷丁。由于岳父的病,加之我们离开了农场,我岳母被搞得身心疲惫,在一天包饺子时她突感手指发麻,这种症状我很清楚,多数是血栓,因我母亲得过此病,后来到医院吊“丹参”后就好了。我赶紧到后院找来了原14连的陈淑香,【当时她是丰收医院的护士】,她看了症状也认为是脑血栓的前兆,决定马上打点滴【丹参】。经过一个星期的点滴治疗,岳母的病有所好转,岳父的病还是那样拖着,眼看孩子寒假到期要上学,我只能让夫人留下来照顾二老,我带着孩子先回上海。没成想三个月过去了,我岳父的病依旧如初,我岳母的病在我走后,由于后期没有正常用药,而是信奉了神灵保佑,导致病情越发严重。夫人陪着老爸已经100天了,见老爸的病不好也不坏,还是决定先回上海,临走时她让弟弟在家照顾父亲,自己顺便带母亲去齐市看病,到了齐市有了阿姨,姨夫的照顾,她也就放心的回上海了。到上海还不到一个星期,噩耗传来我岳父走了,夫人得知痛哭不已,后悔自己不该回来,这一切好像都是命运的安排一样,命中注定她只能养老而不能送终,当时我们没有再赶回去,是小舅子和14连及丰收场部的老乡、亲友帮着料理了后事。就在我岳父过世不到一个月,又一不幸的消息传来,齐市我姨夫丈人打来长途,说我岳母大小便失禁,丧失语言能力,瘫痪了,问我怎么办?我当即决定让他们帮忙把岳母送来上海医治,岳母到上海那天,整个人是从车上被抬下来的,第二天,就送进了华山医院,经ct确诊是脑梗塞,血管堵塞达10厘米,当时如手术,不仅费用昂贵,成功率却很小,大夫建议还是中医调理,听了大夫的建议,我带着岳母去了上海岳阳医院,看专家门诊,那段时间我是每个星期两次,用自己进货的三轮驮着她去看病,每次看病都是带着一大包的中药回来,足足看了两个多月,钱没少花,病情并没见什么好转,专家见我一次次的带岳母去看病,也被感动了。终于跟我交了底:“你岳母的病用药基本是没有什么用,我劝你还是不要继续看下去了,你回去想法帮助她站起来,然后夹着她走,锻炼一段时间慢慢会好的。”遵照专家的指点,打那以后我每天早上起来用轮椅车推着岳母去公园锻炼,一个月后,我岳母终于能自己站起来了,接着我就像教小孩走路一样,先是离开她一米,让他慢慢朝我走过来,后来两米三米都行了,看到岳母自己能走了,我为自己的不懈努力所付出的辛苦,感到无比的欣慰和高兴,为了安全起见,我特意给她买了拐杖,以后她每天早上起来就能自己拄着拐杖在小区花园里走了。有幸的是岳母瘫痪的是右边,而她日常生活用的是左撇子,所以以后的生活她基本能够自理。当岳母的病刚有了好转,我爸爸又于92年8月8日因肺癌医治无效去世了,妈妈也于93年5月因脑溢血离开了我们。就近三年的时间双方四位老人,先后走了三个,仅剩我岳母一人。我爸妈走时并没留有什么遗憾,因为我们兄妹6人当时都已成家立业。唯独我岳母还牵挂和担心着独自在查哈阳的儿子,正当她担心之时,小舅子于92年底带着未婚妻来到了上海,见到儿子、儿媳她高兴的眉开眼笑,但此时的她因岳父的离去,自己的瘫痪已无能力为儿子筹备婚事,这个责任无疑就落到了我的身上,小舅子结婚所需的用品,都是我和夫人张罗着帮他们买好后托运去了查哈阳。不久小舅子也结婚了,婚后生了个男孩,由于当时农场不景气,他们带着不满周岁的孩子再次来到上海,帮我一起经营小店,直到96年我们小店生意由于超市和大卖场的冲击,生意每况愈下,我小舅子也感到靠一个商店维持两家的生计,日子难以为继,就和我提出要回农场工作,我也考虑两家在一起也不是长久之计,就同意他们回农场,他们回去不久,为了帮他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我根据他的工作能力,通过我在查哈阳的人脉关系,帮他解决了在丰收电业所当所长的工作,如今我小舅子在查哈阳工作也很出色,没有辜负当年提携帮助他的领导,全家生活稳定,这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在总场买了房子。
    2003年小舅子来电话和我提出了想接母亲回农场尽孝的想法,我和夫人商量后,感到根据他现有的家庭境况,此时可以答应他的请求,并同意让他来上海接母亲回农场,这样我岳母在上海和我们生活了13年后又回到了农场儿子的身边。岳母走后也就三年的时间于2006年10月由于脑干出血离开了人世,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在她病危时去了查哈阳,去到查哈阳见到她时已是昏迷不醒,遗憾的是,一直陪伴她在身边到咽气,没有和她说上一句话,办丧事那天老乡们和领导听到消息都来为她送行。想想我岳母一生精明能干,只因病魔缠身仅68岁就离开了我们,我岳父也是英年早逝,虽说他们离去时,作为儿女有着无比的悲痛和太多的不舍和惋惜,但命运的安排是无法挽回的。想想我和夫人已经尽到了该尽的责任,可以告慰二老的在天之灵时,那颗沉痛的心也就得到了安抚。
    如今的我们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生活虽说比上不足,却比下有余,夫人已于08年10月退休,女儿已经有了自己幸福的小家庭和可爱的宝宝,我们也已进入了自己的幸福晚年,开始了尽享天伦之乐的时光。回想我的一生,虽说平凡,但经历了曲折和磨难,虽说苦涩,但尝到了苦尽甘来的滋味,虽说青春无奈,但也是这场下乡运动,历练了我的意志,使我能正确的对待曲折的人生。我要感谢北大荒的父老乡亲,是他们教会了我怎样做人,是他们让我懂得了人间真情。我要感谢曾经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的亲密战友和朋友,是他们让我对生活充满了信心。我更要感谢我的夫人,是她用一生的爱,陪伴和支持我一起面对困境同舟共济,才有了我们今天和谐美满幸福的家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7 20: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02-23          邹致平的回帖

     终于看到了建忠的此篇,“千呼万唤始出来,大珠小珠落玉盘”,别看没有华丽辞藻,但字字珠玑,因为真情真爱着实感人。为了返回上海家里,又为了这份爱和责任,建忠真是费尽周折!真爱是最有力量的,虽然不得不办真离婚手续实施假离婚,但得到同是知青(余正湖)的倾力相助,得到黑龙江当地上下的同情和理解,更重要的是,夫妇二人互相毫无顾忌,自信和互信——没有真爱哪能如此!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造成了特殊的问题,但是却以特殊的应对办法给解决了,真爱把人的无奈变成了聪明!回首往事,在年过60的今天,还是要相信爱的力量,让我们每对知青夫妇都从建忠的故事里汲取爱的营养,相互搀扶,彼此关爱地走向人生的晚年。祝愿我们所有知青荒友伉俪晚年幸福!谢谢建忠此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7 20: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02-23       高美娟的回帖

    李春波的歌曲《小芳》深入人心,但给人们造成了错觉,知青大多是始乱终弃,留下孽债,远走高飞的。建忠恰恰为了村里的“小芳”,放弃回城顶替的机会,扎根查哈阳18年。带着妻儿回城以后,仍然不忘照顾岳父岳母、小舅子一家,真是一位响当当的、有担当的男子汉,令人肃然起敬。

    故事真切感人,细腻曲折。人生如戏,建忠不抛弃、不放弃的人生经历好似一部电视连续剧,甚至比编剧创作的更精彩。如今全家苦尽甘来,妻贤女孝。衷心祝愿建忠好人一生平安,万事如意,幸福永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7 20: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02-23        邬峰强的回帖
    建忠的《真爱》犹如为我们展开了一幅爱情的历史画卷,又犹如奏响的一曲尤具中国特色的情爱乐章。具有时代戏剧色彩的不离不弃相沫与共的曲折人生经历和建忠的人格魅力以及亲属、战友、乡亲间的情感交融在文章中表达的淋漓尽致、真实感人。我们为战友中有这样坚守爱情、有情有义、自强不息、辛勤耕耘、敢于担当的男子汉而感到骄傲。
  祝愿“以德为先,懂得感恩”的建忠与家人幸福平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7 20: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02-23         杜望基的回帖

    看了2遍建忠的《真爱》,实在感人,现实生活中的真实电视连续剧:一个上海知青和一个北大荒“小芳”的真爱故事,演绎了特殊年代的一段特殊爱情的故事,战争年代有战争年代的爱情故事,而从建忠的“离婚”“再婚”真爱悲喜剧式故事中,我们看到的是知青年代的爱情故事,对爱情的忠诚,有情有义,不畏艰辛,自强不息的精神。在此,衷心祝愿建忠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7 20:28:0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02-23       宋金山的回帖

      在上海开会,吟荒曾点将,要邹志平、钱品石、黄建忠写大块文章。昨天在北京开会,都说黄建忠不辱使命,重头文章完成了。
    刚刚拜读,果然了得,是个重头戏。
    楼上的跟帖,我都赞同,不重复了。只说说个人的感受。
    查哈阳风水宝地,50团人才济济。建忠在特定的条件下,比我们多呆了18年,是甚么概念?人生的三分之一,还有可能是二分之一。这18年,他比我们多承受了多少沉重,多少无奈,多少辛酸。18年后,又重新起步,重头再来,又担当了多少负担,多少责任,多少亲情。建忠那瘦弱的肩膀,真是坚韧,厚重,挺拔。
    建忠是上海人的骄傲;也是查哈阳人的骄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7 20: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02-23         老戴的回帖

       建忠:认真地看了几遍你的文章,感动!敬佩你是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们接触的知青中见过太多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的悲剧。返城后因为二个人不在一个城市而分手、离婚的不计其数,更别说和当地青年恋爱结婚的了。回归故里,落叶归根是每个人心里的愿望。带一个外地媳妇回来在当时要面临怎样的生存困境?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所以你的所作所为让人敬佩,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祝福你好人一生平安!祝福你和查哈阳美丽的“小芳”晚年幸福、美满、健康、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7 20: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02-23      刘铭君的回帖

      建忠的《真爱》叙述得那么纯朴,那么真诚。但阅后却让人那么感动,那么震撼!这是人世间难能可贵的纯真爱情,它朴实无华,它坚贞不渝;这是一位共产党人的婚姻观、家庭观,他
敢于担当,他勇于负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7 20: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02-24      老马识途121 的回帖

        一份值得永远珍藏的传奇
      我是含着热泪看完黄建中的文章的。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但在网上我经常看到他的笔迹。看完以后,我就想:我们这代知青,生来就注定多灾多难,多不容易呀。共和国的各个时期,我们与祖国共命运。但是苦难并不能让我们屈服,我们也有人生的幸福。“第一次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彼此依恋有说不完的话,一种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和幸福感油然而生。时间如穿梭一般,一晃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为你们的幸福而高兴,我为你的不屈不挠而骄傲,我为你对生活和家人的真挚负责而敬佩。
    建中,我有你这样的“荒友”,为你的文章而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7 20: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02-24        李森的回帖
                                                                                                                        真是一口气读完了这篇感人至深的文章,泪水几次充满了我的眼眸。什么是人间真爱,这就是真爱!建忠用自己一生的表现,给我们展现出了一位好丈夫、好女婿、好男人的形象。在大批知青返城之际,他却为了坚贞的爱情留在了北大荒,在岳父岳母病重面前又是如此的尽孝,返回上海后又开始重新创业,一切重头做起......。在丰收时我和建忠不太熟,但听说过孟凡艳,后再网上和建忠有过交流,略知他的为人,通过此文使我对建忠夫妇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我为孟凡艳能找到如此有责任心的爱人而欣慰,为建忠的所作所为而钦佩,更为我们知青队伍中有这样的战友而骄傲!
   
文章真实感人,文笔细腻流畅,读后令人流连忘返,是篇好文章,我很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7 20: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03-06          黄晓天的回帖

    建忠:你的故事太感人了,像看电视剧一样,一幕一幕地展现给读者,曲折、生动、真实、感人。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知青的爱情婚姻曾经造成一代人的悲剧,可是你却以自己的真情塑造了一个好男人、一个敢担当、有责任感的大丈夫形象。这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太难了。你也曾经面临着诸多的困境、波折、艰难,可是你的乐观和坚毅都让生活变了样,爱情和婚姻就这样完美的保存下来,是你的爱心、付出、真情以及无怨无悔的努力、坚持获得的。好样的知青、好样的丈夫、好样的老黄家人。
    祝福你和夫人孩子好人一生平安!永远乐观、向上、幸福的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站点统计|手机版|本网由中国918爱国网提供免费空间和技术支持 ( 沪ICP备05012664号 )
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

GMT+8, 2021-10-22 08:15 , Processed in 0.07624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yeei!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