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知青|文艺|战友|论坛|兵团|网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公告】本程序为网站2017年7月19日前的老程序,保存了2010年11月4日以来的数据资料,仅供浏览,新程序请点击此公告登录,谢谢!
查看: 665|回复: 3

80年代,我曾当过“托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6 01: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80年代,我曾当过“托儿”
                       小品

     又一位神色诡秘的广州人,凑了过来。同样是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要手表吗?真正的进口货,价格便宜哩。”
    我断然地摇了摇头。自踏上广州城后,三天来多次遇到这样的情形。我由新奇到漠然置之,又到厌烦。索性脑袋一摆,不说一句废话。
    都说广州的手表便宜。但这种流行于街头巷尾的私人交易,隐藏着骗局。我不能露出丝毫的兴趣。否则就会被缠住,进而就可能捎块废表给同事们。
    我向大北商场走去。一位略显驼背的青年,险些绊倒在面前。我顺手扶住了他。只见他方脸盘,小眼睛,面色焦黄。衣着破旧,一只胳膊肘上还缠着脏乱的绷带。方脸盘刚说声“谢谢”;又象是发现了什么,惊喜地问:“你是北方人?要手表吗?”我厌恶地挥挥手,象是挥掉嗡嗡作响的苍蝇。手表似乎成了北方人的神明,都得买一块回去供着?
    方脸盘又急切地问随后走来的北方人:“要进口表吗?”那人穿一身毛华达呢的中山服,从打扮到口音明显是辽宁人。他立刻回答:“我要,什么牌子?”方脸盘的口音是河南人,马上拽住辽宁人:“中,中,中,到拐弯那儿去看货。”
    等我从大北商场转了一圈出来,瞥见河南人与辽宁人,边说边走了过来。辽宁人客气地问我:“这位老弟,借水果刀用一下?”
    我摇摇头,示意没带水果刀。“那么有火柴吗?我试试是不是金表。”辽宁人满在行地说。
    我正巧刚点上烟,顺手把打火机递给他。辽宁人十分熟练地反复烧着表壳。果然,“真金不怕火烧”。表壳丝毫没有被烧损的痕迹。我这才注意到,那块表金光闪闪,铮亮夺目。
    辽宁人转向河南人,果断地说:“这块表我要了,450元卖不卖?”
    河南人不免得意:“货卖行家,少500元不卖。”
    我不禁吃了一惊,这么贵?那个年代,我每月的工资才47元。我忍不住多瞟了几眼。那块表的外观确实漂亮。但表心呢?买表上当者,往往是只见金玉其外,而没料到败絮其中。
    我替辽宁人担心,低声地提醒道:“你识货吗?可别上当。”
    辽宁人约有四十岁出头,脸上的每一处部位,都透出精明劲儿:“我是铁岭市手表厂的业务员。这块表是瑞士的‘浪琴’牌。这可是国内断档多年的世界名牌。”他也压低声音,“牌价要800多元呢。仅那个外壳就值500元!”
    辽宁人把我拉到一边:“这位老弟,听口音你是天津人。我说句心里话,他这块表肯定有猫腻。压他一下,400元就能买下来。”又恳切地求道,“你给说合一下吧。我直接讨价还价,怕一时谈不妥。有个中间人,就好商量。”
    我体会到辽宁人的心情,不便推辞:“我试试看。他刚才先问我来着,我没答理他。”
    我转向河南人,很有策略地问:“看你这样子,恐怕等着用钱吧?”
    他忙不迭地答道:“我今晚要回河南老家,正愁没钱买车票。”
    我为自己一言中的,而暗自得意:“那你还不快点出手?碰到买主不容易,你让让价吧。”
    河南人似有所动:“我这里有两块同样的表,他是不是都要?”
    我又吃了一惊,想不到这般寒酸迂腐的模样,竟“腰缠千金”。
    辽宁人面露喜色:“有两块?都要,都要!”
    我俨然以中间人的口吻,一锤定音:“那么每块手表卖400元,两块800元,怎么样?”
    他不那么情愿,不过吁出了一口气:“谁让我等钱用呢,中,卖啦!”
    辽宁人象是得了什么宝贝,险些喊了起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我完成了中间人的使命,笑了笑转身要走。辽宁人拉住了我:“天津老弟,你帮了大忙。我酬谢你50元,买条高级烟带回去。”
    我第三次吃惊了:“别开玩笑了。我是逢场作戏,不过说了几句话,就值一个月的工资50元?算了吧,你们赶紧找个地方成交吧。”
   “那不行,”河南人也拦住了我,“帮忙帮到底,你帮着把钱过过目。有你在,我心里塌实。不中,我不卖了。”
    辽宁人急了:“不是刚说妥了吗,你怎么变卦呢?”
    我倒没了主意,身不由己地跟着去了。三个人来到中山陵公园的后门。这里偏僻肃静,行人稀少。辽宁人面露疑色,犹豫再三,呐呐地说:“天津老弟,我越发觉得他心里有鬼。何不再压压价?我再多给你些酬谢钱。”
    我不以为然地摇摇头。真是人心不足,得寸进尺。
    辽宁人见我面露不悦,赶紧说:“这话算我没说。我不是出尔反尔的小人。不过,”他从内衣口袋里掏出钱来,“我身上就带了600元,你们跟我到旅馆去,就在前面不远。”
    河南人顿时面露疑色:“我可不去,不中,谁知你怎么回事。”
  “呶,我有工作证和住宿证为凭。不信你看看。”他说着从公文包里掏出褐色的工作证。
    河南人不屑一视:“我不看。你现在拿不出钱来,就算了。”
    辽宁人慌忙说:“别,别这样。有这位天津老弟作证,你们等着我,十分钟就回来!”说完,他拔腿就走。又象想起要紧的事,返身把我拉到一旁,近乎哀求道:“这位老弟,千万别把真价钱告诉他。否则他要后悔的。更重要的,你千万别放他走了。喏,这是50元抽烟钱,你先拿着!”他这才放心地走了。
    我茫然不知所措。压根儿没想到中间人,还起这么大的作用,50元钱唾手可得。可是,万一出事呢?
    我正在想入非非,河南人象是意识到什么,紧张地嘀咕着:“他是去旅馆吗?怕是去派出所吧?”
    我此时已肩负重托,竭力劝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胆小?胆小还作买卖?”
    河南人神色黯然,吐出苦衷:“我说实话吧。上个月厂里发生了盗窃案。厂长非按在我头上。我被吓坏了,扒汽车逃出来。还把胳膊摔伤了,如今有家不敢回。那个人万一叫民警来,我没有证明信,可就苦了。”
    我之所以当上中间人,不过是凑个趣,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没诚想,事情越来越复杂。再次打量眼前这位河南人,他超不过30岁。但全然没有青年人的朝气和活力。神色憔悴,眉宇间带着令人厌恶而又可怜的神情。呆滞的目光此时骨碌碌地乱转,象是担心随时都会出现民警似的。
    我想到这位猥琐的青年人,完全有可能是不法分子。那两块表肯定是来路不正。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人回河南老家需要钱,眼下又遇到机会。人,都有陷入困境的时候。即使这个人有天大的过错或者是罪过,终究天网恢恢,会有受到惩罚的那一天。但眼下,他需要一条出路。
    河南人似乎是越想越怕:“我得走。宁可再蹲一夜车站,也别被弄到派出所去。”
    我动了恻隐之心。决心帮助这个人作成这笔买卖。即使辽宁人真的把民警叫来了,也能把事情说个明白。或是挽救了这个人 ,或是把他送到应该去的地方。于是,我吩咐道:“我有个主意,你向前走出两个路口,一会儿我领他去找你,这样可妥?”
    河南人 喃喃地应道:“也好。你是好心人。”
    有十五分钟的功夫,辽宁人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先是称谢不迭:“天津老弟,你帮忙了。咦,他呢?”
    我为没有出现民警松了一口气,笑着说:“他在前边等咱们。”
    然而,走过四个路口,不见河南人的身影。莫非他真的被吓跑了?这个可怜的河南人,那双闪烁不定的眼神,就象乌鸦遇到天敌一样。果真如惊弓之鸟,逃之夭夭。
    辽宁人急了,一个劲儿地埋怨:“天津老弟。怎么搞的?是不是他知道了标价,觉得吃亏了?”
    我赶忙解释:“没有,我一字没漏。他是怕你叫民警来,被吓跑了。”
    辽宁人哭笑不得地唉了一声:“我有心叫民警,还用那么费事?何苦跑一趟旅馆?”他忽然象醒悟到什么,脸上堆出了笑纹,“我明白了,一定是你把表买下了。把他打发走了。你真有办法。我早就看出来,你也就30岁吧?但不是一般人。”
    我象被咬了一口,急忙申辩:“我怎么能干那种事?再说,我根本不懂这种表,敢冒这个风险?”
    辽宁人深晓世故地撇撇嘴:“别瞒我。我跑了这么多年业务,不懂这个?天津老弟,匀给我一块,你可以重新要价。”他又换了恳求的语气,“我有位亲戚,一年前就托我买名牌进口表。可市场上尽是些石英表和电子表,救救急吧,天津老弟。”
    我有什么办法能说清楚?百般无奈,只好说:“你既然这样想,我就陪你去找他,非找到他不可!”
    前面是三岔路口,奔向哪个方向呢?辽宁人对我似乎是放心了,但又提出不放心的建议:“咱俩分别去追。一会儿回到这里会合,不见不散。你不会坑我吧?那50元钱---
    我断然地应道:“这50元钱先还给你。呶,我的工作证也押给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我走出几乎二里地远,仍不见河南人的身影。我心里叫苦不迭。这是哪一出戏呢?就此脱身?落个半路劫财的名声。继续追下去?人海茫茫,那个窝囊废能在那个角落?
    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前面突然闪出一只胳膊缠着纱布的身影。我惊喜过望,大声喊道:“喂,你回来!”
    河南人露出一付惊悸未定的样子,嗫喏地说:“那个人带民警来了?”
    真是个无用的废物,被吓成这个样子。我又气又笑:“唉,我真想骂你一顿!快跟我回去吧。”
   “不,我看那个人不怀好意,说什么也不卖了。”说着,一屁股坐在便道上。
    我左右为难。劝不回去河南人,怎么向辽宁人交待?可返回去找辽宁人,那河南人还得跑。河南人也在思忖着什么。看来他是既怕又不舍。好不容易碰到识货的买主;可一旦被人抓住,岂不鸡飞蛋打?我边揣摸着他的心理轨迹,边思索着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倒先开口了:“难为你跑了半天。这块表我卖给你吧。只要200元,那一半钱算作人情。”
    我没料到有这样的办法。犹豫了一下,便拿定主意:“我不干那种见财起意的事。既然你信得着我,我先给你200元押金。那个人给我钱后,我再给你送来。”
    河南人站了起来,神色又见紧张:“你千万别把那个人带来。我在前一个路口等你。”
我痛快地说:“就这么办。呶,给你200元,把两块表都给我,那个人能带来800元呢。”
    河南人却只掏出一块表来:“不是信不着你,我确实是怕他。”
    我知道再说也无济于事。走出数步之远,还转身叮嘱道:“别走出去太远,害得我四下追你。”
    当我返回约定“不见不散”的地点时,也不见辽宁人的身影。刚要叹息自己又要奔波一阵子,心中猛然一惊:“不好,我中圈套了!”赶紧撒腿去追河南人。这次,他真的远走高飞了。
    我全身发软地靠在树上,心中说不出的焦虑,悔恨和懊丧。舍出去的200元,是小半年的工资,回去如何向家人交代?路费怎么向单位报销?在广州买一张假发票?那可是弄虚作假,假公济私,迈向犯罪的沼泽地。刚刚被组织上提拔,不能败走麦城。
    再看手里的表,光闪闪,金灿灿,真如金子一般。突然生出一种侥幸的想法:“莫非辽宁人等不耐烦了?难道河南人真的吓跑了?这块表有可能是真的。”
    当务之急,应该到表店鉴定一下真伪。我心里象揣个兔子,“咚咚”直跳。
    当我一眼瞥见表柜里,有一种金光闪闪的男表时,意识到大事不妙。急忙凑上前去,用手使劲地揉揉眼睛,毕竟看清了,与手里的那块表一模一样。我竭力地辨认了一下表盘上的字母“SAMTOZ”。再看价格,天哪,明明写着“42元”!
     脑子不知哪里出的毛病,鬼使神差地当了一把“托儿”。被80年代还算是原始的“托儿”,神机妙算般地算计了。
  
     1984年,我刚刚被提拔为局里办公室的副主主任。第一次到广州出差,遇到这样令人窝囊憋火的遭遇。这麽多年,难以启齿。直到那年看了央视春晚赵本山的【卖拐】系列小品,我就是被忽悠的范伟的前身,抑或是前辈。不禁心中酸楚,凄然失笑。我们身边的生活,是个万花筒。
  广州,我忌恨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22: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建东 发表于 2017-3-6 22:28
张持坚在50团工作联络群《80年代,我曾当过“托儿"一小品》一文后 ,评价说,金山的文章很好看,引人入胜。 分享了!

持坚说金山的文章很好看

一、是说这篇文章的语言很流畅、很精准。人物形象鲜明生动,写这样的文章,人的形象一出场,相应的这类人的话语就会自然而然地配套而出:
“一位略显驼背的青年,险些绊倒在面前。我顺手扶住了他。只见他方脸盘,小眼睛,面色焦黄。 衣着破旧,一只胳膊肘上还缠着脏乱的绷带。方脸盘刚说声谢谢;又象是发现了什么,惊喜地问:你是北方人?要手表吗?
辽宁人约有四十岁出头,脸上的每一处部位,都透出精明劲儿:我是铁岭市手表厂的业务员。这块表是瑞士的浪琴牌。这可是国内断档多年的世界名牌。他也压低声音,牌价要 800 多元呢。仅那个外壳就值 500元!
辽宁人把我拉到一边:这位老弟,听口音你是天津人。我说句心里话,他这块表肯定有猫腻。压一下,400元就能买下来。又恳切地求道,你给说合一下吧。我直接讨价还价,怕一时 谈不妥个中间人,就好商量。            
至此,俩个骗子的形象跃然纸上。

二、随着骗子一步进一步的下套,情节也是步步深入,高潮迭起,故事情节丝丝入扣,一环套一环,所持坚要说:引人入胜:
  1、序曲:
方脸盘又急切地问随后走来的北方人:要进口表吗?那人穿一身毛华达呢的中山服,从打扮到口音明显是辽宁人。他立刻回答:我要,什么牌子?方脸盘的口音是河南人,马上拽住辽宁人:中,中,中,到拐弯那儿去看货。
2情节步步深入:
等我从大北商场转了一圈出来,瞥见河南人与辽宁人,边说边走了过来。辽宁人客气地问我:这位老弟,借水果刀用一下?
我摇摇头,示意没带水果刀。那么有火柴吗?我试试是不是金表。辽宁人满在行地说。
我正巧刚点上烟,顺手把打火机递给他。辽宁人十分熟练地反复烧着表壳。果然,真金不怕火烧。表壳丝毫没有被烧损的痕迹。我这才注意到,那块表金光闪闪,铮亮夺目。
辽宁人转向河南人,果断地说:这块表我要了,450元卖不卖?
河南人不免得意:货卖行家,少500元不卖。
3高潮迭起,受骗人被从心里打动:      
我不禁吃了一惊,这么贵?那个年代,我每月的工资才47元。我忍不住多瞟了几眼。那块表的外观确实漂亮。但表心呢?买表上当者,往往是只见金玉其外,而没料到败絮其中。
我替辽宁人担心,低声地提醒道:你识货吗?可别上当。
4随着文章情节的高潮迭起,对骗子形象的刻画越发鲜明、生动,增加了文章的可读性:
辽宁人约有四十岁出头,脸上的每一处部位,都透出精明劲儿:我是铁岭市手表厂的业务员。这块表是瑞士的浪琴牌。这可是国内断档多年的世界名牌。他也压低声音,牌价要800多元呢。仅那个外壳就值 500元!
辽宁人把我拉到一边:这位老弟,听口音你天津人。我说句心里话,他这块表肯定有猫腻。压他一             下,400元就能买下来。又恳切地求道,你给说合一下吧。我直接讨价还价,怕一时谈不妥。有个中间人,就好商量。
我体会到辽宁人的心情,不便推辞:我试试看。刚才先问我来着,我没答理他。
5、丝丝入扣,被骗人深陷其中:         
我转向河南人,很有策略地问:看你这样子,恐怕等着用钱吧?
他忙不迭地答道:我今晚要回河南老家,正愁没钱买车票。
我为自己一言中的,而暗自得意:那你还不快点出手?碰到买主不容易,你让让价吧。
河南人似有所动:我这里有两块同样的表,他是不是都要?
我又吃了一惊,想不到这般寒酸迂腐的模样,竟腰缠千金
辽宁人面露喜色:有两块?都要,都要!
我俨然以中间人的口吻,一锤定音:那么每块手表卖400元,两块800元,怎么样?
他不那么情愿,不过吁出了一口气:谁让我等钱用呢,中,卖啦!
辽宁人象是得了什么宝贝,险些喊了起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我完成了中间人的使命,笑了笑转身要走。辽宁人拉住了我:天津老弟,你帮了大忙。我酬谢你50元,买条高级烟带回去。
    ……
值得一提的是:金山写此类文章是强项。多年前发表在《天津文学》上的自由心证也是一篇故事完整、可读性很强、情节曲折生动、人物心理刻画细腻、人物形象语言鲜明生动、引人入胜的深受读者欢迎的好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23: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建东 发表于 2017-3-12 22:14
持坚说金山的文章很好看         一、是说这篇文章的语言很流畅、很精准。人物形象鲜明生 ...



     建东当年在50团团直学校,当过高中语文组年级组长。职业素养使然,像是在课堂一样,对这篇小品进行段落分析,解析层层递进的脉络,和刻画人物的特点。备课认真仔细,使我想起了中学时,我班的语文于老师。还想起新华夜大教授我们古典文学的孙老师。
       这篇小品,我一直羞于提及,不光彩的一次旅行。那时原始的初级的“打托儿”招数,骗过了我这新提拔的青年中层干部,是个大笑话。这是赵本山忽悠的版本,是我亲身经历的现实的版本。范伟被忽悠,还自作聪明,和我当时是同出一辙。
        如今,电话诈骗和手机诈骗,大行其道。动辄被骗几十万元,还有上百万元的案例,屡见报端。都是步步设局,层层递进,直到把你拉进不知所以然的陷阱。直到惊呼上当时,还是懵懵然,茫茫然。其中大多数的受害者,都是老年人,都是我们的同时代人。如此看来,这篇小品还有益处。
       谢谢建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站点统计|手机版|本网由中国918爱国网提供免费空间和技术支持 ( 沪ICP备05012664号-3/-9 )
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

GMT+8, 2019-7-16 09:04 , Processed in 0.09740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yeei!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