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知青|文艺|战友|论坛|兵团|网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公告】本程序为网站2017年7月19日前的老程序,保存了2010年11月4日以来的数据资料,仅供浏览,新程序请点击此公告登录,谢谢!
查看: 1963|回复: 4

住院篇(三)又见“上海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22 22: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见“上海人”

人说上海人精明;
上海人门槛精;
上海人小气;
上海人自私;
上海人……。
这些我早已领教,不想这次又深刻的体会了一把。
人总是多灾多难,具说上帝创造人类就是要他(她)在人世间受尽一切灾难和痛苦,洗脱罪孽,净化后才能进入美好幸福的天堂。
因此,本人也难逃这一劫,因心脏时常不规则的蹦蹦跳跳,谈判未果,只能住进医院。
医院病床紧张,从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已没有床位了,只能委屈地睡在加床,故多了个美称‘加一床’,简称‘加一’。
从此以后,无论是医生、护士、护工、病友都直呼“加一”。
“‘加一’今天好些吗?”;
“‘加一’打针”;
“‘加一’吃药”;
“‘加一’吃饭啦”;
“‘加一’……”,我都极其自然、随和、顺从的答应着,必经是我的新代号嘛。
两天后,旧八床出院了,我也荣幸转正了,我——‘新八床’,随即‘八床’的称号代替了‘加一’。
“‘八床’……”;
“‘八床’……”;
“‘八床’……”,如雷灌耳!
咳,叫‘八哥’多好呀!
每张床位边都有一张带转轮,又能升降的小桌,坐在床上,小桌一直可以拉到身前,吃饭、写字或干些什么方便多了。想起十年前住院还没有这么好的享受。
我床前同样有这样一张小桌,在床边升起桌面,放上电脑,一天用下来很是方便。
第二天傍晚,病友们都在吃晚饭,即将用完时。
“你这张桌子是我的!”。
‘七床’向我这个新人开始发难,我愣了一下,我来时每人一张小桌就放在床前,和一把椅子。椅子我也坐过,很不错的木椅。
小桌还有什么差别?又有谁知道或证明这张小桌是他的,一般来讲病人不会擅自拿和调换别人的东西,我有点郁闷!
“我的那张桌子”,七床用手指了指,“是可以升降的,这个是你的,坏的,不会升降”。
我,新来的,那会知道这些道道。
“你要还给我!”口气是那样坚定,一付含冤百世,苦大仇深,势在必夺的样子。
新八床的我,着实地吓了一跳。
七床陪客太太在一边打着圆场,“算了,算了,人家要打电脑的,你只不过是吃吃饭嘛”。
“不嘛!”七床口气更加坚决,“我洗的衣服还要挂在上边的”。
这时笨笨的我,才想起,刚才我洗澡时,请他把凉在洗澡房内的衣服拿出去,以防弄湿,我是一番好心,也须由此得罪了他。
我囫囵的吞下最后一口饭,用最快的速度,立马将所谓的七床小桌还了给他,换回了七床认为非常非常之痛苦的小桌。
我感觉像是犯了错误似的。
“小偷”;
“小时想象的坏蛋”;
“贪小便宜”;
“自私自利”,我给自己扣着不同的帽子,都不合适呀!
出去吧,散步去,离开这个郁闷的地方。
二十分钟后,我回到了病房,累了,坐下来歇歇。
邪了门了!原本好好的椅子突然变的会摇晃了,仔细一看,这把椅子旧多了!再抬头望去,七床稳稳地、舒舒服服地坐在那儿看报。
那把椅子是我的!
我再次郁闷了!
我那来哪么多的郁闷!
‘七床’ —— 一个六十多岁的男人,一个标准的“上海男人”!
我——
上海话“白相不过伊”!(玩不过他)
新潮话“胸闷呀”!
九床老爷子七十七高寿,来此快一个半月了,说是不行了,但老爷子张着那张永不闭上的嘴,靠着丝丝游气,轻微起伏着胸部,一再表示着他的生命迹象。
陪伴老爷子大多些是女士,有太太,小姨、大小二位小姐、女性亲朋好友。当然也有些男士,但他们大都看望一会,呆上一会就会离开,不在此久留,也不在此过夜。常住人口为四位女士,而那些女士吃、喝、拉、撒、睡都在病房,九床边的一小角是她们的活动地带和根据地。
一天三顿饭由保姆外买,每当她们用餐时,满屋都是饭菜味,有时清淡,有时浓烈。
上卫生间在此时此地是比较紧张的,特别是傍晚至晚上,这几位女士们都要洗澡,按规定陪客是不准在医院洗澡的,但人家的病人都快不行了,院方动了恻隐之心,也就眼开眼闭。
女士们洗澡大都很慢,就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咯吱,咯吱”有得好洗了。你无可奈何,只有耐心的等待。然而,这些女士洗完后最多给一句话“对不起,谢谢啦”。而后,照样我行我素与你争夺洗澡的时间和占领卫生间这块宝地!
而医院晚八点不供应热水,所以下午三点,我就利用这一空隙把自己也“咯吱,咯吱”一下。
病人的优先权很难在这时体现!
人说南方女人说话好听,上海女人说话更好听,为此,已故相声大师侯宝林在相声中还对上海女人说话有过一段精彩的表演和描述。然而,大师确不知,上海女人真要说起来是会要人命的!
八床与九床间距只一小柜子之隔。自从成为“新八床”,耳边就没有断过这几位上海女士那叽叽喳喳的沪语,再美妙的声音听多了也烦人。
这好像是一位“伟人”——‘新八床’的铭言。
也须碰巧了,我总是碰巧!
这几位上了年纪的太太们特别会说话,特别能说话。也就是说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特别会战斗的娘子军。她们到那里话语都不断,每一个时间空间、空隙都不放过,都会传导过来浓浓的沪语。
“啊哟,小点嘎声音,人家还勒困觉”(别人还在睡觉),
“稍的勒”,
“侬稍的伐,前几天------”,隔着病床与病床之间的布幔,九病床的太太与小姨开始了又一场沪语演出。
上海话用轻轻的小声,不间断的,长时间的在你耳边丝丝作响,是很折磨人的,不知你是否有过这样的体会。
我翻来覆去,无法入睡。上帝啊,难道要我做一晚上她们的听众,我做了什么孽呀!
凌晨一点多了,朦胧中,耳边又钻进几句上海话。
“嘘”,
“轻点”,
“……”,
“讲吧侬听,这次外头嘛……”。
轻点!轻点又有什么用!除非不再说话!!!
这不能怪我听力太好吧!
“我受不了啦”!我真想大声的吼叫出来!
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咳!
大家都是来看病、治病的,况且,人家不是也一再打招呼“对不起啦”。
我也纳闷,我的脾气怎么变的这样好。
一早,我被声声沪语唤醒,睁眼看去,天已大亮。
突然,我发现二位女士的战场转移到我的病床对面一对小沙发上,大概是沙发上聊天舒服些。
叽叽喳喳,新的一轮沪语说唱开场了。
听的出,现在的主题是家庭琐事,可能还有点经济上的问题,这可要好好讨论和研究研究。像这样的谈话能打断吗?不能,那——就让她们好好聊吧。
上海女人爱说话,如有时间的话,叽叽喳喳是会没完没了的。而且目中无人,不太讲究环境、时间、地点,逮那聊那。张家长李家短;股票加菜场;天上与地下;先讲穿上的,再谈脱下的;从活的聊到死的,再从死的说到活的。
就是有一点,上海人对外面世界认知大大不如北京人,聊天和谈话不太愿谈政治课题。
上海女人容易惊炸,如你不习惯的话很容易被她们的开场白给吓一跳。
“啊呀!侬销的伐,阿╳出事体勒!”,高八度音。
“啥事体?”
“呶……是得能嘎呃……”。(是这样的)
像这样的话如是类似蚊子嘤嘤传导过来,你的心都会被紧紧的揪起来;如是大声无遮栏的说出,一定会把你吓的一个大跟头,尤如地震。
上海女人的大嗓门来由有许多说法。
上海这个地方历来是男怕女,女当家。女人的大嗓门是为使唤自家男人或佣人练出来的;
上海纺织厂多,又都是女工,纺织机的隆隆声,迫使女工们扯着嗓门大声说话;
上海过去大都是石窟弄房子,间距不宽,女人们有事没事,各在自家拉起嗓门就可以天南地北的聊天;
旧时女人们出门喊黄包车、叫公用电话、菜场排队买菜等都得用大嗓门。
等等说法。
只有大家闺绣再会用细细的、糯糯的沪语作为社交的语言,不进入有钱的上层社会是很难听到真正的柔声细语的上海话。
不管是糯糯的沪语还是扎叭(震天、大声)的上海话,我都要坚持到我出院才能摆脱她们。
上帝啊,让我快快康复出院吧。

不是有意埋汰上海人,请原谅。
老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2 22:24:18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实作品吧?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3-22 22: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918网老吴 发表于 2012-3-22 22:24
纪实作品吧?呵呵!

谢谢老吴浏览。
算是纪实吧,看到了就随笔写写,这和摄影一样,多观察、多体会、多题材,好坏不管,多写写可防脑子痴呆呀。
哈哈!这可是我心得体会哟。
老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2 22: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2 22: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站点统计|手机版|本网由中国918爱国网提供免费空间和技术支持 ( 沪ICP备05012664号-3/-9 )
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

GMT+8, 2020-4-10 13:24 , Processed in 0.08137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yeei!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