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知青|文艺|战友|论坛|兵团|网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公告】本程序为网站2017年7月19日前的老程序,保存了2010年11月4日以来的数据资料,仅供浏览,新程序请点击此公告登录,谢谢!
查看: 1969|回复: 2

住院篇(四)弥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17 22: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住院篇(四)  弥留

九床加油  老头挺住
九床睡着一个老头。
应该说是进入弥留阶段了,口不能吃,喉发不出声,那张干瘪的嘴像出水的鱼一样一张一张,很费劲的呼吸着,出气多进气少,多亏鼻子里插着氧气管不断地送入氧气。
据家属说送进来已有多日,本以为老头挺不过去,就要“远行”,都做好 “欢送”的准备了。
可老头硬是靠每天一两口水,三四勺米汤,一天又一天的不死不活地撑着。
基本上可以说是不吃也不喝,不留也不走的躺着。
最让人敬佩的是老头在这关键的时候不吊营养液!
如吊上别的针,老头通过只有他老伴和孙女才能看的懂的唇语,让医生拔去。
就这样老头一天又一天的挺了过来,一天又一天的在创造生命的奇迹。
或许上帝那边的生命蜡烛还未燃尽;
或许阎王那儿忘了在生死簿上钩上一笔;
或许老头那清醒的大脑中还没结束他一生的回忆。
老头还在喘气,生命还在延续!
老头是个建筑工程师。
他夫人说上海有不少建筑工程他都参与过,小有名气。
服侍老头的北方保姆对老头家属都以太太、大小姐、二小姐、大少爷、二少爷等称呼。
老爷便是那老头了。
可见老爷子家庭过去是有些底子的,最起码也是高级知识分子。
如今,不管是这些大小少爷还是太太小姐,尽管你在床边大呼小叫,或是哭天摸泪,老爷子岿然不动。实际上老爷子头脑有时还是清醒的,只是说不出来,无法表达吧了。他用微微的点头,或撇撇嘴,要不流出一点点老泪,以示表达他的感情,或对某件事表示态度。在这种要远走的人脑子还如此清醒应该说是少见的。
看来,老爷子人品不错,每天来看他的人不少,当然大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老邻居居多,来的人十有八九在他床边哭天摸泪,或是述说着老爷子“生平”中的好事,或是述说如何如何与老爷子之间的良好关系,或如何如何与老爷子友好交往等等琐事。这又惹的老爷子不住的流出滴滴老泪。
老爷子还是个票友,喜欢唱戏,因此,来看望他的有不少票友,在他耳边述说过去如何一起唱戏、喝酒,并保证等他能起床后还继续与他一起唱戏、喝酒。
老爷子嘎巴嘎巴干瘪的嘴,似乎表示同意。
床边的票友们于是大叫起来:
“侬看,侬看,伊听见了”,
“伊晓得喀,侬看伊嘴巴动了”,
“喔哟,喔哟,侬看伊眼泪水流出来了”,
“啊呀,作孽,作孽”。
八床的我,等着那句有名的俗语——“阿弥陀佛”。
但没有,一直没有!
这么好的人,怎么没人给他念经?
看来老爷子的命确是很硬,硬的狠!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愿家属能熬得住!
但愿……。
   
九床加油!  
老头挺住!


弥     留

这间病房有三张床位,编号是七、八、九。
八床在中间,左边是七床,右边靠窗是九床。
三床之间都有从顶至地面的粉色窗帘,拉起窗帘便成三个单间,这给了病人一个自由的空间,这太好了;这太聪明了;这太伟大了!
八床进来两天了,着实没有好好睡过一觉,干扰来之九床,实在是没办法,大家都是病友,也不好说人家,况且九床老头眼看就要西去,唉!也要理解人家家属的心情嘛!
八床进来两天了,没有见过阳光,八与九床之间的窗帘从早到晚一直是拉着的。夜晚来时,当七床也拉起窗帘时,八床就仿佛感觉身处在两座大山之间的峡谷里,阴森森的。
都说八字有福,而我这个八床一点福也没沾上哟!
陪伴九床老人的有四位“长住户口”,太太,弟媳,大小姐,阿姨(阿姨乃保姆也,过去叫佣人)。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是四个女人应该是唱大戏了,这台大戏有开幕,却没有落幕,没有中间休息,每天都是此起彼伏叽叽喳喳的噪声,那怕是深夜也是如此。当然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落幕之日便是老人去世之时。
九床老人七十六,是位总工程师,也是个票友,太太也爱唱戏,因此除了家属外,来访客人大都是些票友,一来一大帮,叽叽喳喳好不烦人。经常是像黄蜂一样,嗡的一下飞来一帮。
“陈总,我们看你来了”,
“陈总,醒醒”,
“陈总,醒醒!”,
“陈总,醒醒啦!”,
叫了半天,得不到反映,停了些时间,便飞走了。
嗡的一下又飞来一帮。
“陈总,醒醒” ,
“陈总,醒醒!”,
“陈总,醒醒啦!”,
飞来飞去,一拨又一拨,多时十来个,根本不把此地当作医院,因老人眼看要归西,医院也不想得罪病人家属,只得眼开眼闭,等待这些人的“自觉”和“醒悟”。
这位陈总已经进入弥留状态,除了干瘪的胸部还微微起伏,剩下的所有零部件都一动也不动。
“医生说了要做准备了” 大小姐进来转达了医生的指示,“咯嘛快点准备伐”太太跟着发出指令,这道最高指示一下达,立即所有的人都行动起来。
很快八床右耳边响起录音机放出的低沉佛音“阿訇,阿弥訇;阿訇,阿弥訇……”,开始为老人送经送终。
老人的血压开始下降!
也许老人还有什么没有交待;
也许老人还没唱完最后一处戏;
也许老人被那送经声惊醒。
血压下降到四十便停止下降,开始顽固的坚守这个高度。
“阿訇,阿弥訇;阿訇,阿弥訇……”,送经声一遍又一遍重复着。
“阿哟,勿来时了(不行了)”,
嗡的一声,一帮人围了上去。
“哇……”;
“呜……”;
“咦……”;
一片哭声。
“还跳咯,那看,监视器上心跳还可以咯”,不知谁带着哭腔说了一声。
“啥人嗐叫八叫,讲勿来时啦”太太有点发火,这种事也能开玩笑!谁也没出声。人散开了。
“阿訇,阿弥訇,阿訇,阿弥訇……”,送经还在不断的唱着。
“阿啦咯佅子(我们的东西)阿要理一理”不知谁提出建议。
“好咯”太太应声道。
“小赵,快点去捺阿啦咯佅子(快点去拿我们的东西),去理一理”一道指令像箭一样射向缩在角落的保姆小赵。
“是太太”。
小赵起身来到进门处壁橱前,打开壁橱双门。
“哇”!
满满当当一橱装备,什么都有。八床以为这个橱子是护理专用的,所以从不敢擅自去碰它。
大包、小包、塑料袋、大纸袋子、瓶瓶罐罐、棉被、衣服、电吹风、充电器五花八门的生活用具和用品像泄洪似地淌了一地,将蹲在地上的小赵紧紧地围了起来。
“理理清爽,不要落忒佅子(不要拉下东西)”老人弟媳对着小赵远远地送去“嘱咐”。
“老是搞伐清爽!”,后面又跟上一句。
“是,知道了,你放心,不会拉下东西的”小赵边用一口北方话应答道,边用手分别向几个袋中西里化拉地塞进东西。
“搞来,搞来!”不知什么时候,大小姐站在小赵身后,大声的埋怨,“咯种佅子(这种东西)要意做啥啦,垃垃圾圾咯”。
“阿姨叫我都带回去,不要拉下东西”小赵为难地说道,她不知如何是好。
老人弟媳和大小姐联手作战,在共同指挥下装袋开始进行了,而病床那面,老人随着“阿訇,阿弥訇”的佛经声轻轻地、慢慢地、不为人知觉地一起一伏,血压顽强地坚守“四十”阵地就是不下去。
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合并同类项后在小赵手中打成了大大小小几个包。同时,老人弟媳和大小姐的监督和指挥任务也搞了一个段落。带着对小赵一肚子不满和埋怨回到老人床边。
“阿哟!”太太惊喊一声。
“先生咯手机呢?,伊最欢喜咯手机呢?小赵你看见了伐?”太太转身向着刚打完包坐在地上的小赵问询道。
“不是在床头柜抽屉里吗?”小赵回答道。
太太拉开抽屉,只听见哗啦哗啦声。
半晌,“姆末呀!(没有呀)”
“怎么会呢,原本就在里面的,我也没用过”。
“哪能姆末啦?”,
“哪能姆末啦?”,
“抵是伊最欢喜咯手机,平常关了嗨勿用咯啦,大家一道寻一寻”。
所有的人都忙呼起来。
翻了这边翻那边,掏了里面,掏了外面,床里床外,连老人快进入僵尸般的身下也掏个遍。真不知老人是否知道大家在找他喜欢的手机!
手机呢?
他的手机呢?
那“该死”的手机呢?
“阿訇,阿弥訇,阿訇,阿弥訇……”。
“寻伐到了,寻伐到了,哪能会寻伐到咯”(找不到了),太太懊丧极了!
太太不发声音了,所有在场的也都不再发声了。
“阿訇,阿弥訇,阿訇,阿弥訇……”。
佛音环绕着病房,环绕着九床,环绕着老人。
猛然,太太站起身来。
“我不相信,手机会飞特咯,一定要寻伊出来”,太太咬着牙发狠的说道。
“小赵,过来”!
她走到壁橱前,地上大包小包的摊了一地。
包口都扎的紧紧的。
“打开!打开!再找找”,太太向小赵下了死命令。
一只包打开了——没有!
又一只包打开了——没有!
……,
“这只包是我的”小赵可怜巴巴地说道。
“咯啥人稍的,阿啦有伐好随便看侬咯包(这谁知道,我们又不好随便看你的包)”大小姐话里有话的说了一声。
“好!我自己打开”,小赵口气登时坚硬了起来,人的尊严让她挺起了腰板!
三下两下的打开这只塑料包,哗啦一声将里面的东西全倒在地上。
“阿啦姆末叫侬打开,是侬自家打开咯”大小姐理亏的声辨道。
“好勒!好勒!看看阿好咯”太太即定论也为大小姐解危。
没有!!!
别的包又一只一只地打开了。
没有,还是没有!
“会不会在充电器那只包里”边上不知那个家属提醒道,
“是这个吗?这是大小姐打的包”,小赵不怕事地大声说道。
太太接过包来,自己亲手打开,翻进翻出。
“寻到了,寻到了!”太太手拿着手机的手伸了出来。
“阿弥陀佛”,在场的人全都松了一口气。小赵也松了一口气,真正松了口气的就要属小赵了!
“侬就是糊涂,伐俏的讲侬几趟勒”太太数落着小赵。
“领伐清!”大小姐在边上风言风语地插了一句。
“阿訇,阿弥訇,阿訇,阿弥訇……。
或许是手机找到了;
或许是老人唱完了最后一句戏词;
或许是佛音起了作用;
或许是上天开始召唤;
或许是西天的大门打开了;
老人的血压慢慢地下降,围在床边的家属和亲朋登时全紧张起来,该来的时刻终于来了。人们屏着呼吸,等待着一起发出“噢”的那一声“大合唱”。
……;
……;
……;
“噢……”;
“哇……”;
“呜……”;
“咦……”。
“阿訇,阿弥訇,阿訇,阿弥訇……。
送经声再一次开始轻轻回荡,含含糊糊,飘飘逸逸,轻轻地向上飘浮,飘向远方。
老人终于摆脱了弥留,走了,送经超渡一路伴随着他。
“阿訇,阿弥訇,阿訇,阿弥訇……”。
   


八床——我也!
一位无法离开的“忠实”观众和听众。


老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18 09: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住院也写出这么多的“小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4-18 23:24:01 | 显示全部楼层
918网老吴 发表于 2012-4-18 09:10
住院也写出这么多的“小品”!

谢谢918网老吴浏览。老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站点统计|手机版|本网由中国918爱国网提供免费空间和技术支持 ( 沪ICP备05012664号-3/-9 )
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

GMT+8, 2020-4-10 13:44 , Processed in 0.32795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yeei!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